吟到梅花句亦香第32辑新闻时评北大周公度教授状告cctv8

吟到梅花句亦香(第32辑)

魏建宽/选编

——镇海中学2015级学生阅读日知录

如何对这个世界的新闻事件发出自己的声音——新闻时评写作

2015123  农历十月廿二
星期四 

 

1.不要被“我们恨化学”牵着鼻子走

《青年时报》特约评评论员  卞广春

 近日,法兰琳卡化妆品一段仅15秒的广告不断重复“我们恨化学”这句话,被舆论讨伐。广告本意或许是想强调自家品牌的“天然”,但7月在湖南卫视播出后就一直风波不断,近日央视8套也开始播这则广告,引起了《结构化学基础》作者、北大教授周公度的注意,声明要状告CCTV-8

  重要的话要说三遍,可说三遍的话未必就重要。在法兰琳卡推出的这则广告中,马来西亚某著名歌手满脸泪痕,推开一团灰蒙蒙的烟雾,连续三次大声喊道:“我们恨化学!”这种洗脑式的广告,非但没有使广告产品赢得人们的好奇,反而让人们对这则广告产生了逆反心理。“我们恨化学”,背离了化学本身的科学性,影响了人们对化学的兴趣,如此反科学、破坏化学教育的广告堂而皇之地登上央视,即使说一遍也足够荒唐。

 “我们恨化学”广告,通过解构和重构,让受众顺着广告者的思维,陷入到一种“唯我独尊”的逻辑陷阱里。“我们恨化学”的言下之意,是别人的化妆品都是化学物质组成的,是劣质的,只有法兰琳卡是天然可信的;进一层意思是,化学没有给人类带来好处,反而让人们深受其害。殊不知,无论是化学物质还是纯天然物质,都离不开化学。即使天然的化妆品,由于收集、加工、储藏、运输到使用者手里的周期较长,仍然需要靠化学成分来稀释或者调和。

  强调广告产品的纯天然,没有必要摧毁化学在人们思想中的观念。广告宣传是一种艺术,贬低一方或者多方,自以为是地推介自己,是不厚道的,也是违法的。按照规定,广告宣传中禁止带有“最佳”“最优”等字眼。“我们恨化学”虽然没有出现“最”字,客观上却使所宣传的产品“鹤立鸡群”,走的仍然是“最”字的路径。这样的广告违背人们的心理常识,违背人们的世界观常识,没有艺术性,也没有可信性。

  “我们恨化学”的广告所以能够出笼,在于广告策划人员片面追求广告的猎奇性,无视化学的科学性。这与广告策划者的修养有关系,也受近年来广告一味追求奇特的效果所影响。“我们恨化学”所以能够被广而告之,还与广告审查和媒体追求商业利益有关系,是被白花花的金钱迷糊了双眼。以违背常识和科学的方式影响人们的思维,抢占公众眼球,在排他的层面上,让广告产品成为人人需要和相信的产品,只能是一种噱头。

                                    (选自20151123日《青年时报》)

 

2.北无知广告为何能荣登电视台

佟彤

20151123   《北京晨报》

我国民众的消费理念、消费方式,也是更多地被广告引导而不是被科学引导。估计这种“我们恨化学”的句子,因为其遣词造句的爆炸性效果,更符合传播的规律,没准还是广告商和传播者津津乐道的“金句”呢。

一个化妆品的一段15秒的广告,最近被舆论讨伐,因为这段广告每晚830分,都会较长时间地显示这样一句话:“我们恨化学”。为此,长期从事晶体结构测定和结构化学教学和科研的北京大学化学系教授,将播出这一广告的央视告上法庭。

这句广告语之所以要说“我们恨化学”,无非是想强调自己的化妆品是纯天然成分,7月底,这家护肤品的这句广告语在业内引发争议,因为没有化妆品可以做到不含化学成分,这显然是伪概念,但厂家并未对此回应,直到走上央视平台。

其实,不用北大的化学教授,稍微有点科学知识的人都知道,就算是纯天然的物质,也离不开化学成分,之前获奖诺贝尔的“青蒿素”,不就是从天然的青蒿中提取出来的化学物质吗?化学的概念和纯天然并无矛盾,这样一句绝对外行的话,在我国的主流媒体的黄金时间中广而告之,显然会引起公众误会。此次北大教授的诉讼对象非常准确,在公众科学素质的培养上,公众媒体本身是责无旁贷的。

中国第8次公民科学素质调查显示,到2010年,全国公民具备基本科学素质的比例为3.27%。这个数字意味着,每100人中,仅有3人具备基本公民科学素质。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公民科学素质水平差距很大,早在1989年,加拿大公众达到基本科学素质水平的比例就为4%了,美国在2000年时,公众达到基本科学素质水平的比例已经高达17%。非但这次“我们恨化学”的广告,之前民间不断出现的各种滑稽养生办法,一直就是民众科学素质低的体现,而且也都是依靠大众媒体而泛滥成风的。

国人科学素质低,除了我们的科普工作始终欠缺之外,媒体的缺位和失职有很大原因,特别是现在,当媒体已经以不断更新的方式渗入到了公众生活时,对媒体的最大程度,最巧妙利用,不是科普,而是广告,二者之间几乎存在天壤之别。因此,我国民众的消费理念、消费方式,也是更多地被广告引导而不是被科学引导。估计这种“我们恨化学”的句子,因为其遣词造句的爆炸性效果,更符合传播的规律,没准还是广告商和传播者津津乐道的“金句”呢。

 

 

3.虚假宣传投射反智主义倾向

           
2015-11-28 16:26
 | 人民日报》评论

 

如果无法播撒真理,起码不能传播谬误——无论对于机构还是个人,这都应是值得铭记的信条。

因广告内容不断重复“我们恨化学”,北大化学院教授周公度声明“状告”央视8套,中国化学会随后也发函要求央视公开道歉并消除影响,引发网友热议。目前,该广告已被停播,其所属的某品牌化妆品公开道歉,央视方面暂无回应。

一位化学家曾说,化学“是现代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学科,是不断制造和发明对人类更有用的物质的科学”。一段仅15秒的化妆品广告,为何非要不断重复“我们恨化学”这句话?从广告创意本身来看,也许制作者原本是想突出强调产品“天然”“健康”,却未曾料到会引起如此激烈的争议。

其实,从常识出发即可判断,现代人的衣食住行须臾离不开化学,而一款化妆品更不可能跟化学毫不沾边。今年新修订实施的广告法第四条明确规定,“广告不得含有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不得欺骗、误导消费者”。正如周教授所指责的,“我们恨化学”的广告语“反科学”“破坏化学教育”,在一定程度上投射着反智主义倾向,明显涉嫌虚假宣传,也存在对消费者的误导

置身现代社会,纷繁芜杂的各类广告信息多如牛毛,可说是无孔不入、无所不在。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验:一则制作精心、崇德向善的广告,常能直抵心灵,让人获得启迪,观看广告的过程如同欣赏一件艺术品;相反,那些粗制滥造、简单粗暴的广告,叫人有换台的冲动,甚至令人反感,造成视听污染。信息大爆炸时代,“注意力”早已成为稀缺资源。对于广告主而言,如何花费尽可能小的成本去赢得尽可能多的关注,进而影响消费者的购买决策,可谓衡量广告效果的关键。但如果一味为了博眼球而触碰底线,知晓度越高则美誉度越低,反倒会伤害品牌形象,最终得不偿失。

事实上,被央视下架的这则广告,早在7月份就曾在某地方卫视播出,当时也引发过争议。不禁要问,这样一则涉嫌违反广告法的商业广告,为何还能继续在国家电视台播出?如果不是名校教授、专业组织站出来,是不是也不会这么快被停播?商业广告在正式刊播之前,须经过认真而严谨的审核,这是现代社会广告发布的基本原则,也是传播者对公众负责的基本要求。作为公共传播机构,电视台有责任对其播出的广告进行审核把关,以确保相关内容符合法律规定,不违公序良俗。历史一再证明,在经济利益前面,任何时候忘记“社会责任”这四个字,将是危险的

也许,因不当广告词而酿成的舆情风波很快就会过去,但围绕这一事件的反思却不应缺席。如果无法播撒真理,起码不能传播谬误——无论对于机构还是个人,这都应是值得铭记的信条。(王册)

 

 

4.辣评:化学“惹”了谁

 人民日报 》( 20151126 17
版)

这注定是一个不乏新鲜话题的时代,这不,有关范玮琪晒娃的批评究竟是否为道德绑架的争论尚未平息,一段由某知名歌星代言的15秒广告又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

  广告中,产品代言人重复数次我们恨化学这句广告词,力求传达自家品牌成分天然的同时,却也激发了受众不同的观感。有人认为在污染、食品安全等问题频频曝光的当下,呼唤产品成分及工艺的朴素、天然、无添加,道出了不少人的心声,足以引发共鸣。有人则认为,广告违背了起码的科学常识,暴露出广告制作者、审定者以及部分观众科学素养的缺乏。毕竟,化学是在分子、原子层次上研究物质的组成、性质、结构与变化规律以及创造新物质的一门自然科学,将其理解为人工化学合成的过程,或仅仅将其理解为将有害物质合成到产品中是片面的。

  为此,还有北大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某教授要状告该广告的播出平台,理由正是该广告对于化学学科的不够尊重,以及广告播出后对于青少年化学教育带来的不良影响。

  与之相关的讨论还有许多,比如,如果这则广告真的犯了所谓常识性的错误,那么,作为广告的播出平台,是否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是否暴露出市场经济体制下,广告审查制度的有待完善等等。

  当然,关注与讨论才刚开始,从法理与科学性两个角度,这则广告以及广告的播出平台是否存在不当之处仍在讨论中。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讨论中所反映出来的,公众对于广告制作以及播出平台的主体责任的强调,对于全社会科学素养提升的呼唤,尤其是对公共媒介对青少年带来影响的关注……都是有益的。期待,在类似这样一次次关注与争论的过程中,媒体责任、公共素养都能够不断提升。

 

 

 

5.状告“恨化学”广告, 给谁上了一课?

2015-11-28 02:23:21   来源:《解放日报》

俞陶然

近日,北京大学化学院教授周公度写声明状告央视8套一事,引起网友热议。他认为,央视8套播放的化妆品广告中,“我们恨化学”这句广告语是“反科学”,“破坏了化学教育”,要求央视停止播放。此后,中国化学会也向央视发函,指出该广告涉嫌构成虚假广告,要求央视公开道歉并消除负面影响。周教授和中国化学会的做法,给媒体、企业和公众上了生动一课。

社会上,对化学的偏见是一个较为普遍的现象。今年在沪举行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夏普莱斯的讲座上,一名记者提问:“如今,报考化学专业的学生越来越少,请问学化学还有什么用?”这个问题,包含着对化学的莫大偏见。化学可不是一门过时的学科,假如没有化学知识和以此为基础的化学工业,这个世界上,橡胶没有了,塑料没有了,化纤制品没有了……一言蔽之,人类的衣食住行都将遭到破坏,整个现代社会也将不复存在。

然而,就是这门人类须臾不可离的学科,竟然成为了广告策划者“恨”的对象,并且居然也能引起一些共鸣。诚然,如今化学的名声不太好,公众担忧一些化工项目污染环境,对苏丹红等混入食品的化学品闻之色变。但我们应理性、客观地看待这些问题,绝不能感情用事,将化学“污名化”。企业也绝不能以“恨化学”这种反科学表述为噱头,标榜自己的产品绿色健康。

对媒体而言,“周公度状告央视”事件具有警示意义。广告刊播前,媒体从业人员总要进行审查,将虚假信息拒之门外。“我们恨化学”广告语的播出,反映了涉事媒体工作者缺乏基本的科学素养,或是缺乏社会责任意识。那名记者向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的提问,也反映出其科学素养的缺乏。

在新媒体快速发展的当下,信息发布越来越简便和多元。海量信息中不乏反科学、伪科学、不科学的内容。如何净化媒体环境,避免误导公众?除了要呼吁信息发布者提升科学素养、增强自律意识外,还要呼唤更多像周公度那样敢于“状告”的公民。他们的拍案而起,是提升我国公民科学素养不可或缺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