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被判“斩立决”的囚犯为什么如此感谢律师?

一个被判“斩立决”的囚犯为什么如此感谢律师?

魏建宽

三天前,“复旦投毒案”的犯罪人林森浩被执行死刑,离开了这个世界。

我关注到了林森浩的四条遗嘱——

爸妈:

孩儿不孝,但事已至此,已经没办法回去了,我希望你们能及早地走出这个阴影。

现在我有几个请求,如下:

1.我的银行卡的密码是XXXXXX,请你们用那点钱买两份礼物赠予唐、斯两位律师,不管微薄或否,都是我的心意。

2.请将我家里的一本《红楼梦》赠予鑫源,谢谢他这段时期的辛劳奔波,祝愿他能在社会上闯出一片天地,《红楼梦》里有诸多为人处世上的智慧,希望他能多读书。

3.请将我写予你们的书信给我的兄弟姐妹们看看,告诫他们要多读书。开卷有益。

4.请将我银行卡中剩余的钱用于购买一些书籍,置于家中,供兄弟姐妹及他们的后代阅读。从小养成一个阅读的习惯并终身坚持,不会差的。

谢谢。养育之恩容我来生再报!

                             林森浩

                            201518

    这是林案二审维持原判后,林森浩写下的。

他为何要感谢两位律师呢?正是他的两位辩护律师唐志坚、斯伟江,在他身陷囹圄之后,除了依法全力为他做“从轻处罚”的努力外,还成了他的精神导师。林被执行死刑的次日(1212日),我于媒体读到了斯伟江写的一篇文章——《他死前已是个悔过的人》,斯先生于这篇文章中介绍了自己怎样给狱中的斯伟江带书的事情,所带的书,包括“一套以基督教为背景的书,也包括《论语》《道德经》《曾国藩传》《吕氏春秋》”,还有《戴高乐传》《罪与罚》《复活》。

两位律师通过法律赋予他们与当事人见面的为数不多的机会,除了交谈案情之外,还与林森浩谈及生与死、宗教与永生、罪与罚、灵魂与拯救等人生的大问题。林在入狱一年半之后,在与斯伟江律师的对话中竟能说出这样的话:“希望我的家人要有胸怀去接受无法改变的事情!”斯伟江先生对他说:“这实际上是来自美国神学家莱·尼布尔的祷告词:神啊,求你赐给我平静的心,去接受我无法改变的事;赐给我勇气去做我能改变的事;赐给我智慧,去分辨两者的不同。”

斯伟江感叹道:“林森浩他对生命的理解确实有很大的提高,他自己说,自己知道得还很浅薄。”在肯定林的同时斯伟江又安慰林森浩说:“人对真理的理解,就是瞎子摸象,谁也无法知道真理的全部,这就是我们需要谦卑的理由之一。但,知道谦卑,和知道你说的几点,已经有一定的深度。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一定到这个深度。”

林森浩不愧是名校出身,他的内省力应该说并不弱。我认为,对于林的这份内省与觉悟能力的提高,两位律师功不可没!

林森浩被执行死刑的前四天(127日),接受了央视的采访。

他坦诚地承认自己“层次不够,精神境界不够,觉悟还没到,还有一点侥幸”,因而导致自己没有勇气在被他加害的黄洋住院后说出是自己投毒。

他平静地面对可能被执行死刑:“对我来说意味着一次偿还,我觉得这样反而挺好!”

他对生命有了思考,尽管重心还是比较多地关注自我的生命价值:“生命只有一次,时间不能倒流,人,特别是年轻人应该意识到这一点,我们才会对生命敬畏,才会对自己的生活负责。”

他甚至表示如果被执行死刑,愿意将遗体捐献。

读斯伟江先生的《他死前已是个悔过的人》,我还读到了这样的一个细节,就在林被执行死刑的前十一天(1130日),林在囚牢中,对另一个犯人“有情绪”、“拍了床”,“林的说法是这个犯人经常欺负另一个缺钾无力的犯人”,而林森浩换来的却是“被铐在床边多日作为惩罚”。——在林的生命的倒计时阶段,他并没有万念俱灰,还竟做出了似乎有几份“侠义”色彩的举动,我们该如何理解呢?

律师的言辞总是显得十分严谨,对于不在场的斯伟江来说,他在叙述“林有情绪”这件事时,用上了“林的说法”这四个字。

一位被判“斩立决”的囚犯,是不需要向这个世界说谎话的,因为他对这个世界已无欲无求。因此,我相信他对两位律师的感谢出自至诚!

做斯伟江、唐志坚这样的律师,不容易,在中国!

这很容易让人们联想到那句评说老师的话:做经师不难,难的是做人师!

因为“人师”,面对的是人的灵魂!

                                        2015121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