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慧的学生厉千珞读懂了《春江花月夜》

一早打开电子邮箱,扑面而来的是惊喜!——学生厉千珞发来了一篇习作——《过了许多年才懂得的《春江花月夜》,随习作而来的还有一段留言

——魏老师,我是厉千珞。这是最近写的一篇文章,题目是“过了许多年才懂得的春江花月夜”。就是随笔+摘抄形式,还是发给您看一看,希望能得有指教~~~

                                             

我欣然回复:

千珞:

     这一礼拜,没看邮箱,今天才打开邮箱,迟复为歉!

    文章写得极好,这就是自由写作,写出了真性情。——给了我极大的惊喜

     读经典是的过程,过去你已经注意到《春江花月夜》的美,因周杰伦的流行音乐而注意,能否理解为“爱周及《春》”式的喜欢。

     今天你读懂了,读到了诗歌《春江花月夜》触及生命、宇宙、永恒等哲学甚至宗教层面的意蕴,你无疑是早慧的孩子。而之所以早慧,是因为你持之以恒地在坚持读经典作品,在不断地与文学大师相遇,如《红楼梦》、《京华烟云》,如余光中、史铁生、叶芝等。另外,你阅读《春江花月夜》时,还能将阅读经典时的审美体验,用来解读诗句,这也是智慧的表现,即善于联想。

      由衷地为你高兴。

                   
                2016
64

 

到了高中才懂得的《春江花月夜》

浙江省镇海中学2015级高一(4)班厉千珞

 

江畔何年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张若虚《春江花月夜》

 

初中时的大课间,会放周杰伦《青花瓷》的伴奏带,我喜欢踩着节奏背《春江花月夜》,顺着人群慢慢走回教室去,像是鱼群洄游。彼时《春江》于我只是一串琅琅上口的音节,不过抑扬顿挫与《青花瓷》神似,且此诗不甚伤感,故而时常念诵。单纯地读不懂,但它给我一片开阔又晴朗的深蓝,月华如雪,蓝的是月下江水,白色则是闪耀的沙洲。春江花月,确实挺美。

后来去往川藏腹地的九寨沟,一路车行颠簸,至山顶推门而出,入目寒山如簇,饱满的颜色化成瀑布倾泻于我年轻的双眸间,而凝冻的碧波在脚下结成一泓。断裂的古木横卧于水底,这靛青的湖泊便是时间的琥珀,而那再未移动的巨大枝干仿佛时间的断片,在我来临之前,在我离去之后,时间流动,木色却永永远远封印在湖底。忽然便想起《春江》一句,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是否千年前的扁舟子也曾这样?他会看到什么?是不是同样流动的江水,映出一轮不变的月亮。他会想起什么?是不是和我一样追思故人,千年前夫子太息“逝者如斯夫”,还是畅想千年后的我吟诗到溪头?曾将银辉披满诗人的月亮,也曾将清光斟满太白酒觞。人生代代无穷已,但那个春江花月的夜晚,千百年来仅此一个夜晚,孤篇盖了全唐。而那晚唯一的月亮,是跨越千年照到我手中纸张,又从我口中吟唱: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千余年后再也没有那晚的月亮,张若虚的生平踪迹也早已模糊,再不可追了。但那晚的诗歌却度过了流动的时间,蛰伏在我脑海,等待一瞬的顿悟与整个余生的感动。它势必会流传下去,等待有月亮的晚上被人想起。因为人生代代无穷无已,江月年年望来相似。

明白了这一句的我回到学校里,这时已是高中了。我做着古诗词赏鉴的高考真题,忽然又遇到这一句诗。便笑笑,想起的不是答题术语,而是初中时踩着《青花瓷》回教室的日子,或是九寨的水中断木以及我自己的倒影。还有往后不断的阅读里,异国他乡蒙尘的旅榻,人去竹犹翠的潇湘馆,泰山之巅为风雨刮平的无字碑,我都能看到这一种变与不变,这份开阔的充实与荒凉。人生代代间有流动的时间与江水,也有望来相似的古木和月亮,而有幸叙述这份感悟的这么多作品,如《春江花月夜》般能跨越时间,与我们相见。

于是我答:此句从久远不断的时间来看同一轮月亮,歌诵时间改变而自然万物之美永恒。

这一种奇特的美丽与感伤,我们姑且名之为永恒。

 写于2016527

 

 链接①:李白发现他的句子横行成英文,他的名字随海客流行,到方丈与蓬莱之外,有什么感想?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投倒影在李白樽中的古月,此时将清光泼翻我满床。

——余光中《九张床》

 链接②: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助秋风雨来何速!惊破秋窗秋梦续。抱得秋情不忍眠,自向秋屏移泪烛。泪烛摇摇爇短檠,牵愁照恨动离情。谁家秋院无风入?何处秋窗无雨声?罗衾不奈秋风力,残漏声催秋雨急。连宵脉脉复飕飕,灯前似伴离人泣。寒烟小院转萧条,疏竹虚窗时滴沥。不知风雨几时休,已教泪洒窗纱湿。

——《红楼梦》第四十五回,林黛玉访《春》作《秋窗风雨夕》

  
  链接③:现在他们是在云层之上。木兰站在那高出没字碑以上的台子上,一只手扶着阿非的肩膀儿,头发随着山风向后飘扬,看着犹如一个山上的精灵。她向远处望,远处那一块块灰的是山,一片片紫而深绿的是山谷。一带随时变色的霞彩神奇的光波,在大地上飘过。往西,只见红云似海,闪耀着金线银丝,好像斜阳照耀在老人头上一样。立夫已经走下石阶,正立在下面黑暗的石碑旁边。石碑有二十多尺高,历时已有两千年,上面罩着棕黄的干枯苔藓。立夫往上看,看见木兰秀丽的侧影,背后衬托着彩色调和富丽绚烂的晚霞。

    木兰说:“立夫,你看见那个没有?”一边手指着西方的云彩。

    立夫回答说:“我看见了。”

    木兰也走下到石碑旁边来。这块石碑是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来封泰山时建立的。至于石碑上为什么没有雕刻上字,则不得而知。有人说当时他突然生病而死,石碑也就立而未刻。另一个说法,较为近似真实,就是刻碑的人不愿将此暴君之名永垂后世,故意将碑文刻得浅,所以不能经久,早就不耐风雨,剥蚀不见了。

    木兰走近石碑,那时立夫还在近前站着,仔细看那苔藓封蔽的石头,不觉看得出神。她伸手把一些苔藓揭下来,立夫说:“不要!”

    木兰说:“这个石碑好大。”这时一阵子寂静。

    木兰又说:“还这么老!”又是一阵子寂静。

    木兰也寂静下来。木兰、立夫和阿非三个人,坐在附近一块石板上,也寂静得和那个石碑一样,他们好像也变成了没有字的碑文。

    最后,立夫开言,才打破一阵子沉寂。他说:“这个没字的碑文,已经说出了无限的话。”

    木兰看见立夫眼睛上那副梦想的表情。在这块无字的石碑上,他读到了兴建万里长城的暴君的显赫荣耀,帝国的瞬即瓦解,历史的进展演变,十几个王朝的消逝——仿佛是若干世纪的历史大事一览表。而这个默默无言的黑暗的岩石,在高山日落的时候,横压在立夫和木兰的心头,那块巨大的石碑,是向人类文化历史坚强无比的挑战者。

    立夫说:“你也得秦始皇怕死,派五百童男童女到东海求长生不死之药吗?而今物在人亡。”

    木兰说出谜一般的话:“因为石头无情。”

这时暮霭四合,黑暗迅速降临,刚才还是一片金黄的云海,现在已成为一片灰褐,遮盖着大地。游云片片,奔忙一日,而今倦于飘泊,归栖于山谷之间,以度黑夜,只剩下高峰如灰色小岛,于夜之大海独抱沉寂。大自然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这是宇宙间的和平秩序,但是这和平秩序中却寒有深沉的恐怖,令人凛然畏惧。

五分钟以前,木兰的心还激动不已,现在她心情平静下来,不胜凄凉,为前未曾有,外在的激动不安,已降至肝肠深处,纵然辘辘而鸣,她的心智,几乎已不能察觉。她一边儿拖着疲乏的退,迈上石头台阶,心里却在想生,想死,想人的热情的生命,想毫无热情的岩石的生命。她知道这只是无穷的时间中的一刹那,纵然如此,对她来说,却是值得记忆的一刹那——十全十美的至理,过去,现在,将来,融汇而为一体的完整的幻象,既有我,又无我。这个幻象,无语言文字可以表明。滔滔雄辩的哲学家对此一刹那的意义,会觉得茫然,也会觉得穷于言词,无以名之,姑名之曰经验。夜,对人也并不永远是平静安谧,正如对草木岩石一样,对不会做梦的鸟兽昆虫一样。民国六年七月十六的晚上,在泰山顶上,对木兰来说,是特别使人心神不安的一夜。

——林语堂《京华烟云》第三十一章 老多病遗臣却聘归隐 少年游才俊临水登山

链接④:走近来,不要再为人类的命运迷误/我发现在爱和恨的枝条下面/在一切可怜的只活一天的蠢物之间/永恒之美一路漫游向前。

——W.B.叶芝《致时间十字架上的玫瑰》  袁可嘉 译

链接⑤:太阳循着亘古不变的路途正越来越大,也越红。在满园弥漫的沉静光芒中,一个人更容易看到时间,并看见自己的身影。

——史铁生《我与地坛》

链接⑥:“我指的不仅是无穷的空间,也包括无限的时间。三万年前在莱茵河谷住着一个小男孩,他曾经是这整个大自然的一小部分,是一个无尽的汪洋中的一个小涟漪。你也是,苏菲。你也是大自然生命中的一小部分。你和那个小男孩并没有差别。”

——贾德《苏菲的世界》,斯宾诺莎一章

写于2016527(星期五)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