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评与杂文的区别(转载)

马少华谈杂文与时评的区别

第一节:杂文的认识价值

杂文,一般新闻评论的教科书把它作为边缘文体来讲授的。所谓边缘性,实际上是兼有性文体分类的最高一层是实用文体与非实用文体(美文)的之别,杂文就兼有实用性与非实用性、应用文与美文的两重性。它既是意见传播的实用工具,也是文字与结构的审美对象。

杂文以美的文字和结构来实现意见传播,以求得更好的传播效果,这是人们的一般认识。杂文以曲笔进行批评,往往是言论环境不好的情况下的策略选择,这是人们对杂文的特殊认识。但是,杂文存在的理由,不仅在于审美价值,也不仅在于表达的策略。还在于其独特的认识价值。从根本上说,就议论这个功能而言,杂文存在的理由,就是新闻评论的局限;形象思维的理由,就是逻辑思维的局限。相对于新闻评论来说,杂文写作既是一种独特的表现能力,也是一种独特的认识能力、思考能力。人们靠联想途径拓展认识,也靠联想的结构吸引读者。这是认识与表现的统一。

为什么这么说呢?

新闻评论当然是应合人们对新闻事件的认识期待而产生的。新闻评论一般缘事而生。但人的真实的思想,特别是人深刻而广阔的认识,往往很难容纳于事件结构之中,特别是往往很难容纳于对新闻事件直接的反应结构之中。这是新闻评论题材与结构的局限。杂文题材广泛、结构多样化,就可以自如地容纳人们在社会生活中那些沉潜的、顿悟的、经过长久蓄积而形成的思考。

另外,人们真实的思想过程,那些带着人们接近事物本质的思维过程,也很难完全囿于概念、判断、推理和论点、论据、论证的严格程序之中。杂文则容纳了逻辑思维,特别是形式逻辑以外的形象思维与辩证逻辑。它可以把相隔很远的,一般看不出来有什么关系的事物放在一起,作大跨度的思考。而新闻评论则难以实现和表达这样的思考。所以,它拓展了思考的广度。

当然,应该说明的是,这种通过联想把不同对象跨时空对接的方法,对于认识来说,只是起到引发认识和思考的作用,而并不是认识本身。因为,确定的认识结果,既应该有靠得住的论据,也应该有符合一般认识规律――逻辑――的论证过程。

 

第二节:杂文与新闻评论的区别

杂文与新闻评论的关系问题,对于新闻评论的写作来说,不仅有着理论的意义,而且有着实际的影响。因为,这两种文体有着不同的写作方法和规范。实际上,一些习作者之所以写不好新闻评论,就在于他们混淆了两种方法与规范。

由于这两种文体都具有议论的性质,甚至都可可以用来议论新闻,有人便认为新闻评论也是有感而发,跟其他的随感杂谈没有什么很大的区别,把它们严格区别开来意义并不大。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一方面,从实际的社会功能来说,这两种文体确实都有着议论时事的功能;从历史使命来说,一些杂文栏目在新闻评论还没有得到像今天这样的恢复和发展的历史年代里,确曾代替新闻评论,起着议论时事的功能。比如《中国青年报》的杂文栏目《求实篇》曾长期设在新闻版面上。从作者队伍来看,在新闻评论的作者队伍中,确实有着一些长期写作杂文的作者,比如鄢烈山、米博华、刘洪波、潘洪其、张金岭

但另一方面,对于写作新闻评论的人来说,不了解这两种文体的区别,就没有基本的文体规范意识,在语言、结构文面就没有对表达效率的自觉追求,写作就会两不像,实际上无法完成特定的表达目的,也不能满足新闻媒体的取稿标准。近年来,已有《南方都市报》、《新京报》言论版等报纸明确刊出启事拒绝杂文,而更多媒体的时评栏目或言论版(如《中国青年报报》的言论版青年话题)则实际掌握着这样一个标准。这样一个标准,不是对杂文的文体歧视,也不仅意味着纯粹的新闻评论文体已经成为新闻媒体的主流文体,而且意味着:新闻评论的职业标准已经开始有了清晰的文体自觉

让我们先从思维方式与表现方式两个方面来看新闻评论与杂文的区别:

新闻评论基本采用的是逻辑思维方式,讲概念、判断、推理,讲论点、论据、论证。它是这样思维的,也必须这样表现。

杂文的思维方式一般认为是联想,联想是一种形象思维。对于杂文来说,联想既是思维的方式,也是表现的结构。人们靠联想途径拓展认识,也靠联想的结构吸引读者。这是认识与表现的统一。

当然,作为一种议论性的文体,杂文的议论功能是不能单靠联想实现的,因为单纯依靠联想是很难得到对事物本质的认识的,因为联想本身是不能确证的,它只是一个引路者。对事物本质的认识,肯定需要逻辑思维。但是,在表现层面上,杂文并不把认识过程和概念、判断、推理这样的逻辑过程表现出来。它似乎总是始于联想这样的形象思维,又终于联想这样的形象表现。它没有明确的判断形式,并不意味着它不需要判断,它只是把着判断留给读者,而自己却只把读者带到感悟的身边。对,它的终点是感悟。但这并不是认识真正的终点,认识在接受者那里延伸

杂文与新闻评论的根本区别,内层在于思维方式的区别,外层在于表现方式的区别。表现方式即语言、结构,特别是结构。这是辨识杂文的最显明的特征

杂文的结构方式有许多,我们举一个例子:

七仙女闹离婚  (作者:文时夏) (199471日《中国青年报》求实篇)

这是杂文作者创造了一个形象化的故事结构来曲折地实现议论的目的。这种曲折,不是因为有什么话不好直说,而只是因为这样表现更好看。作者一定是先有了议论的思想,然后再去寻找这种思想的结构载体和形象载体。

再看我国著名杂文家邵燕祥的杂文《墓碣上的真话》:(略)

你看,作者就是这样从空间上遥远的外国墓谒说起,说到时间上遥远的中国古典诗文,最后才落到中国当代(20世纪80年代)正在提倡的实事求是之风,一路款款道来,似听老人言文坛掌故,最后一句,一语中的,戛然而止,有撞击之感。它的结构方式,是在相似事实之间散漫游走。起初并知其意图,在过程中逐渐渗透思想与议论。这是比虚构故事的结构更自然、也更普遍的杂文结构。

从这两个例子来看,都没有具体的新闻事件,也都没有逻辑论证。而前一篇,更没有明确的表达判断。这就是它们与新闻评论的区别。

杂文当然也有针对具体的新闻事件的,我们来看这一篇:

学生和玉佛

一月二十八日《申报》号外载二十七日北平专电曰:故宫古物即起运,北宁平汉两路已奉令备车,团城白玉佛亦将南运。

二十九日号外又载二十八日中央社电传教育部电平各大学,略曰:据各报载榆关告紧之际,北平各大学中颇有逃考及提前放假等情,均经调查确实。查大学生为国民中坚分子,拒容妄自惊扰,败坏校规,学校当局迄无呈报,迹近宽纵,亦届非是。仰该校等迅将学生逃考及提前放假情形,详报核办,并将下学期上课日期,并报为要。

三十日,堕落文人周动轩先生见之,有诗叹曰;

寂寞空城在,仓皇古董迁,头儿夸大口,面子靠中坚。

惊扰讵云妄?奔逃只自怜:所嗟非玉佛,不值一文钱

这是鲁迅的一篇杂文,写于1933年,也是针对新闻事件,缘事而发的,但它表达的是嘲讽,而不是直接的判断和对判断的论证。更为明显的是鲁迅写于19241028日的著名杂文《论雷峰塔的倒掉》,也是针对新闻事件(雷峰塔1924925日倒坍),但文章的内容,不是这一事件本身的判断,而是关于童年对白蛇传故事的记忆与感想:一切西湖胜迹的名目之中,我知道得最早的却是这雷峰塔。我的祖母曾经常常对我说,白蛇娘娘就被压在这塔底下……”文章的结尾说:当初,白蛇娘娘压在塔底下,法海禅师躲在蟹壳里。现在却只有这位老禅师独自静坐了,非到螃蟹断种的那一天为止出不来。莫非他造塔的时侯,竟没有想到塔是终究要倒的么?活该!这篇文章表达了什么呢?人们体会说,表达了作者对自由美好的生命的肯定。这与五四新文经运动的精神气质暗合。但如果再做具体的解释,就近于穿凿了。因此可以说,这篇虽然针对新闻事件有感而发的议论,并没有对新闻事件本身进行确定的、具体的判断。这就是这篇杂文与新闻评论的区别所在。

因此,我们在辨识类似有着新闻要素的杂文的时候,首先应该体会它在结构中的地位,它属于认识(判断)的对象,还是联想的起点。然后思考一下:这样的新闻是否可以成为评论的对象?如果是评论,这样一个新闻事件该置于何处?评论的思路应该如何展开?通过这样的练习,我们可以更感性地理解杂文与评论各自的文体特征。

对于杂文与评论的区别,学者与杂文家、评论家有过许多说法。

复旦大学教授李良荣:

杂文是文艺性评论,短小、活泼、锋利。和一般评论相比,其共同点是都能直接而迅速地分析、评论社会现象。但杂文的题材要比一般评论广阔得多,评论一般抓住新近出现的新闻事件进行分析;而杂文既可以评论新闻事件,又可以历史内容为题材,天文地理、风花雪月,鸡犬狗猫,可以说无所不包。评论一般的写法是三段论式,提出问题,分析问题的本质,提出自己的看法杂文的写法却不拘一格,非常灵活。评论一般都借助于缜密的逻辑,深入的分析,直截了当地表达自己的看法;杂文同样需要借助于缜密的逻辑,作深入的分析,但是它把深刻的哲理、作者的观点融化在生动的艺术形象中。对比、暗示、取譬、借喻等是杂文常用的手段。因此,杂文没有评论那样的简洁明快,它让读者在艺术的享受之中,或在娓娓动听的谈天说地之中,受到思想的启发。

人民日报评论员、杂文家米博华:

不同之处也许可以概括为;一、评论是新闻作品,倘一篇评论作品没有新闻背景,缺乏时效性,就不成其为报纸评论。杂文是文学作品,倘一篇杂文没有文学因素,缺乏一种独特的味道(通常称为杂文味),就不成其为杂文。二、杂文的文孛因素最鲜明的特征是运用一系列的形象化手法,如比、兴等。假物以彰之,寄物以托之,好的杂文应该是含蓄丽典稚的,有独特的创意和风格。评论则不必强调文学的价值,毋宁说更需要鲜明、简洁,开门见山,直来直去。因而好的评论作品应是清晰、明快、朴素和庄重的。三、杂文重美感,入题和收煞要有艺术的构思,证明和反驳要机智而富有想象力,过渡和照应要有波有澜,语言要有庄有谐,有声有光。总之,一篇好的杂文作品在制作工艺上有可观摩价值。评论也要写得漂亮,但它的漂亮更多的体现在观点的新颍和思想的丰富。评论也讲究结构,这种结构成展现的是是一种分析的方法和探索的路径。它应是一个一目了然的结构,赞成什么,反对什么,拿出证据

这里对杂文与新闻评论的区别作一概括:

第一,题材不同的情况:

新闻评论当然是以新闻事件作为题材的;而杂文的一部分则完全没有新闻要素,可以说是无事而生。这是两者基本的不同,也是最容易辨识的标准。

第二,题材相同的情况--同样缘事而发

1)思维方式(主体与对象的关系)不同:看新闻事件是作为判断的对象还是联想的对象?前者为新闻评论,后者为杂文。运用的是逻辑思维还是形象思维?前者为评论,后者为杂文。

(2) 表达方式不同:新闻评论结构简单,讲求直言

杂文结构丰富而变化,讲求曲笔。

评论要有完整清晰的论证。

杂文不见得要有要有完整清晰的论证,而通过暗示等手法让读者自己感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