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赞同中纪委的“先易后难”的反腐方式——《王好战,请以战喻》读写结合教学简录

“驳论文写作训练”课堂教学实录(初稿)


 


1.课题:你是否赞同中纪委的“先易后难”的反腐方式——《王好战,请以战喻》读写结合教学简录


2授课教师:魏建宽


3.授课时间:2013124上午第三节课


4.授课班级:高二27


5.课型:学生辩论


 


1)指导复习


      要求学生复习《孟子选读》第一节《王好战,请以战喻》第三则:


戴盈之曰:“什一,去关市之征,今兹未能请轻之,以待来年然后已,何如?”


孟子曰:“今有人日攘邻之鸡者,或告之曰:‘是非君子之道。’曰:‘请损之,月攘一鸡,以待来年然后已。’如知其非义,斯速已矣,何待来年?”


《孟子·滕文公下》


2)引入辨题


师:20131129日,中纪委发布文件《如何进一步健全反腐倡廉法规制度体系?》,其中“推行新提任干部配偶子女从业财产出国等有关事项公开制度试点”备受社会关注文章指出反腐将“采取先易后难的方法”,制定反腐法律将采取“成熟一个,出台一个”的方式   你赞同这种反腐方式吗?请同学们借鉴《孟子》中“日攘一鸡”中的辩难方法,使用类比推理、比喻论证等论证手法,展开辩论。


3)学生辨论


(一)个人自由陈述阶段


1.周晓宇:我赞同中纪委的做法。中国现在的贪腐,就犹如一个人中了毒箭,拔箭和疗毒的事都需要做。但是如果不能同时进行,在医生看来,控制毒害更紧迫,应该先疗毒,再拔箭。中国的腐败问题就是这样,只能先控制腐败的范围和危害,再拔掉腐败的根源,也就是先治理新提任的干部,再治理那些身有贪腐的干部。中国是一个大国,腐败年深日久,如果不采用先易后难、循序渐进的方法,改革过于猛烈过于激进,就会导致国家动乱。


2.程晓玮:我不赞同中纪委的做法。现行的官僚体制,就像一座年久失修、残破不堪的房子,如果只是今天修瓦,明天补窗,让它苟延残喘,最终还是会倒,倒添了屋子里人的担惊受怕。残破不堪的官僚制度经不起掀砖动瓦,唯有破釜沉舟,从制度入手,拉倒房子重建,而不是只抓“新提任”官员,这样根本不能根本解决贪污腐败问题。


3.赵晨诣:我赞同中纪委的做法。比如一个地方失火了,一个人去救火,这个手里只有一杯水。按照现有的条件,有两种选择:一是想要立刻救火,就把手头上的这杯水全部倒在火上,虽然火不能熄灭,但是至少要把现有的能用的条件全部用上;另一种是去远处找更多的水,等找到足够能救火的水,再回来救火。中纪委的做法更像后者,就是“成熟一个,出台一个”,等反腐条件成熟了再去实行,条件不成熟就不执行。


4.俞晓雅:我不赞同中纪委的反腐方式。曾经有一人病入膏肓,四处求医问药,最终他找上了诸葛亮。诸葛亮治起病来毫不含糊,先下猛药,治得那人三天三夜又吐又拉,然后再以性温的药膳加以调理,最后那人痊愈了。他问诸葛亮为什么一出手就能将他的病治好,是不是他以前给他看病的医生都是庸医。诸葛亮笑了笑,解释说是将那些医生开的前期用的药与后期的用药调换了一下顺序,并没有什么妙手回春的本事。由此可以看出,治愈中国这颗贪污腐败的毒瘤,就应先下猛药,从根本上治!说句残酷点的话,那些“新提任干部”哪一个不是早早地托关系走后门攀上了那些“朝中元老”,成为了“元老”们的派系成员,才能获得提升的?然后随着新提任干部一步步晋升,他们每一个人任职的地域岂不又成了一个又一个贪污的窝点?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这话不假,可这大树也正是有了这些枝枝叶叶才得以繁盛?不是吗?不!从根本上来看,从树根部传来的源源不断的养分,才是枝枝叶叶赖以生存的物质,那些新提任的干部不正是背后有那些官场贪腐的“老油条”做靠山才会冒险贪污的吗?因此,只是剪枝除叶无异于隔靴搔痒,只会让贪污腐败的雪球越滚越大!就像治理黄河的水土流失一样,先治理下游的地上河问题,那么治理了一堆又会出现新的地上河,不追本溯源往上游找问题,找出地上河的成因,光在下游瞎折腾什么?“先易后难”虽然容易,且看你中纪委解决完“新提任干部”后,如何将手伸入浑水中抓条滑不溜秋的水蛇,冷不防它咬你一口哩!莫不如将池子里的水抽干,让狡猾的海蛇无所遁形,你光着膀子提它七寸也无妨。


5.郑芸:我也不赞同中纪委的反腐方式,不妨作一个类比——


有一艘在海上航行的船,这就是中国,假如发现坏了一块甲板,这就如出现了一个贪官,为了让船继续前行,所以人们要换掉一块甲板。然后发现又坏了一个船舱,就就如出现了更大更多的贪官,人们又换一个船舱,最后原来航行的部件都换完了,船还是原来的那条船吗?即原来贪腐的领导官员都换完了,中国还是中国吗?再说,《论语》中说“举直措诸枉,可使枉者直”,我不敢完全认同,但“举直措诸枉”,总比“举枉措诸直”好,所以高层的大贪腐分子不清除,底下的小贪官只能被当“炮灰”了!因此,反腐应该从高官入手,而不是从下层官员和“新提任”官员入手。要把正直的人安排在邪恶的人上面,可以使邪恶的人变正直。上面的官员清廉了,才能带动下面的官员清廉。而目前中国是“举枉错诸直,能使直者枉”,高官依然有严重的腐败现象,所以反腐必须从高官抓起,从根本上治理。


教师评论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郑芸同学的推理——中国现在的腐败是否正如一个人得了癌症,如果不及时切除癌变的部位,它还会很快扩散到其他身体部位,所以治疗癌症,必须实行手术切除,只消炎是不行的。


郑芸:可以这样理解!


 


6.黄晨宇:首先,我不赞同中纪委的反腐方式。虽然古今中外哪一个国家都会有贪污,但现在贪污腐败的中国就好比一棵病入膏肓的老树,其发达的根系是五千年的文化基因。魏老师讲先秦诸子作品时点评过“君子笃于亲,则民兴于仁,故旧不遗,则民不偷”,提起过中国是一个人情社会,提起过中国的儒家文化基因。中国人的确重人情,尤其是亲情,大多的贿赂起于那个当官的是我的谁谁谁。但总归,这些不仅仅是腐败的开始,但真正的问题还是在于人的欲望,人的欲望好比一个不断膨胀的热气球,腐败问题愈演愈烈,与中华文化根源中的“情本位”有关,更与当今拜金主义价值观广泛地受到人的热捧因而个人私欲不断膨胀有关。中纪委这种“先易后难”的治腐方式,显然只是触及了表面,不过是安抚民心的“麻醉剂”,并没有实质性的意义,要想彻底地清除腐败,还是要从文化基因的源头上做文章,也就是要从官员的思想教育入手。但话说回来,高层与底层的腐败官员的关系,仿佛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也像翘翘板的两方,一方离开翘翘板,一方定摔伤。


7.夏昱柳我认为中纪委的这种反腐方式并无过多不妥之处。中国官员的腐败是普遍性问题,包括很多高官的子女亲人都经营着很多公司,甚至是国有垄断企业。但是这些高官又是党管理国家的根基,如果把所有的贪官都处理了,必然会动摇共产执政党的地位和根基,所以只能先“从易到难”。这犹如养盆栽一样,是叶子发黄就剪掉黄叶子让它长出新芽,还是等一盆全烂掉再换呢?


 


教师以上七位同学都采用了类比推理的方式,运用了比喻论证手法,而且都很有趣!听了刚才有同学谈到古今中外哪一个国家都有腐败现象的话,我现在看到教室的窗外,也想到了一个比喻:没有一个国家能够避免腐败,就犹如没有一棵树能保证不被虫子咬一样上面是同学们的个人陈述阶段,我们现在告一个段落,刚才很多同学已忍不住要反驳,因为是个人陈述阶段,我们按规则不能打断。现在进入自由辩难阶段,可以针锋相对,短兵相接了!


 


    (二)自由辨难阶段


 


1.程晓玮:我反驳周晓宇同学的看法!我就用他刚才的比喻,一个人中了毒箭,确实是既有毒又有箭,但是毒和箭是一体的,毒就在箭上,不拔箭就治不了毒,所以还是要从根本解决。(同学鼓掌)


2.周晓宇:晓玮说推倒重做,那么我问你:“那破房里的客人和房主应该安排他住到哪里去?”我认为,中央并非不想从根本上整治当今这栋“破房”,但问题是应当如何去做?中国的国情之复杂,是任何其他国家都无法比拟的,无数个利益集团和派系势力纠结在一起,牵一发而动全身。中央何尝不想直接根治?但要考虑执政党的安定问题,将腐败官员一网打尽固然畅快,但接下来的后果谁来承担?贪官一网打尽之后,可能导致的社会混乱如何平定?全国如果处于“休克”状态,西方国家,尤其是对中国有敌意的国家,对中国趁机进行新一轮的“攻击”怎么面对?当年苏联的“和平演变”是否会在中国重演?再说,中国历史上的诸多改革,所有一开始就触及要害而不循序渐进的改革,都未取得好的效果,比如商鞅变法就是典型。相反,从易到难,温水煮青蛙,比直接“硬上”要好得多!


3.王心宁听晓宇同学的话,我明白了你原来也是不赞同“从易到难”的嘛!我也是不认同中纪委的方式的,这比如治理“地上河”,只在下游修堤坝,疏通河道,而不在上游治理水土流失,就不能根治“地上河”。反腐就如同治河,只治理下游,不治理上游是不行的。我认为中纪委只要求“新提任官员的财产要公示,这是在愚弄中国民众日益增长的智商!(学生鼓掌)


教师“愚弄”这个用词用得可能比较重你的意思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中纪委下不了狠心?所以才来个“先易后难”,才来一个“成熟一个出台一个”?你是否也是想表达中纪委是轻视民众越来越强的民主意识?是吧?


王心宁:是的!


(教师课后补记:原来韩寒说过类似的话。学生吴也超等同学在听课札记中均提到韩寒的这句话:中国社会目前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智商同官员日益下滑的道德水平的矛盾。)


 


教师我来借用周晓宇刚才的比喻说几句。晓宇是不是说现在贪腐发展到让人担忧的中国就像中的毒箭很深,毒箭已经连到了心,连到了肺,拔箭会伤及其他部位所以不能直接拔?(晓宇同意我的理解)反映了一个问题,面对这个现状,中共目前之所以不从上游”、不从根本上反腐,你们认为这中央主观感情上不愿意彻底这样做,还是客观实际出发、理性上的无奈之举


周晓宇:我也认为目前的反腐只能采取循序渐进的方法,不能采取彻底的激进的措施。我刚才说了,中国历史上那些暴风骤雨的改革都失败了,只有循序渐进的改革才能成功。正如改革开放由点到面,先在个别地方试点,再扩大到东南沿海地区,最后普及整个中国,才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所以中国的改革都不能激进。再拿薄熙来的例子来说,薄熙来倒台了,整个重庆地区都会查处一系列相关官员,势必会影响而且已经影响了重庆市的经济发展。如果从一个直辖市放大到全国,全国的高官层受到彻底整治,整个中国的经济一定会受到严重影响。


教师评论:这个例子,给人以启示这让我联想到苏联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解体与其激进式的改革——“休克式疗法”。我向中学们推荐一本书,这就是苏联的一位历史学家罗伊麦德维杰夫写的《苏联的最后一年》,从中你们可以受到很多启发。虽然那种激进式改革可能会带来动荡,可能会失败,但是猛烈的改革也可能会有显著的成效。比如苏联的改革虽然带来了苏联的解体,但是俄罗斯经过剧烈的阵痛,打破了一种体制一种思想控制整个国家的局面,经济不久就带来了复苏,人民生活得到了提高。今天,普京被认为是最具魅力的国家领导人,风头盖过了奥巴马。


应佳慧:针对中纪委新推出的制度,有同学提出该制度“治标不治本”,仅仅是扬汤止沸而已,要想彻底有效地解决问题还须根治,并认为只对“新提任干部配偶子女从业财产等事项公开”,其力度不够。就此,我以为首先当明确“根治”与“激进”的改革的区别。一国若参天大树,文明古国更如千年古树,假使千年古树生了虫害,千疮百孔,垂垂危矣,此时当知“虫害”为其病根,“根治”即“治虫”。而“激进的改革”正如从根源断“虫”而为此砍去根本或刺激根本,并非“根治”,而是“治根”,反而会加速古树的衰亡。历史上北宋的庆历新政之所以流产,有很大的原因就是其所下之“料”过猛,触及官僚地主利益,使得新政不能继续推行下去,这样还谈何从根而治?何况这不算“根治”!


    廖怀盛我认为“先易后难”的反腐不妥,这就好像一个苹果,他的苹果核已经烂了,核心烂了,就不能再吃了,必须扔掉。如果不及时扔掉,整个苹果都会烂掉。


教师评论:你怎么这么悲观呢?(全班同学笑)中国的现状还不至于这么糟糕吧!


许紫莹:我对廖怀盛同学这个苹果的比喻有疑问,你怎么知道苹果的果核已经烂了呢?如果不是从外面一层层吃下去,是不会知道果核的情况的。所以反腐要从下层官员新提任官员抓起,最后才能知道上层官员的情况。


教师课后补记:廖怀盛此时被驳倒,找不出检查果核好坏的办法,搔头!如果廖怀盛明白这是一个事实,既然是事实,就无须再从比喻上与对方纠缠。课堂上我真想这样代他回答:许紫莹你是一个女孩,你往人前一站,人们就知道你是一个女孩,难道还需要像T台内衣时装秀上的女模特那样穿得很少来证明吗?中国的贪腐已至内核,也是一个事实,不需证明!好在下面有同学为廖怀盛解了围。)


俞晓雅:果核的好坏拍个X光片就知道了!就像癌症可以做个CT或其它技术检查来直接诊断!(反驳新奇,学生热烈鼓掌。)


赵晨诣我不同意郑芸同学的观点。已经在大海上航行的船,船坏了,是换几块甲板,还是换艘船?我认为应该先换几块板子应对危机如果按你所说,只换几块木板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船坏的问题,而一定要等到靠岸再换艘船,那么整艘船就会等不到靠岸即沉没在大海中,所以,治理腐败是应该循序渐进的,如果要全部换掉,国家就要像这艘船一样沉没。


郑芸:刚才提到的船的问题,是西方一个很有名的悖论(教师补记:即著名的“雅典王子忒修斯之船悖论”)。如果把这艘船一块木板一块木板地换掉,换到最后一块木板时,这艘船是原来的旧船,还是成了另一个新船呢?我借用这个悖论所表达的看法是,等到这样“先易反难”式的反腐,最后我们的中国会是一个怎样的中国呢?


赵晨诣:我认为你的“从高官入手反腐”的彻底反腐的观点,就如我说的第二种救火的方式。你是不是想一下子找到一个彻底的方式,一步到位一劳永逸地消除腐败,这可能吗?你即使找到了更多的水就能救得了火吗?因为等到你找水回来,火势会更猛,蔓延的范围又会变大了。永远没有完全充足的条件,救火等不得,彻底反腐也等不得。


(此时下课铃声响起,仍有五六位同学已经站起要发言。教师只好说:现在要做操,这节课只能辩论到此,同学们如果不过瘾,可以于课余时间“捉对厮杀”!)

《你是否赞同中纪委的“先易后难”的反腐方式——《王好战,请以战喻》读写结合教学简录》有4个想法

  1. 我不赞成中纪委的做法。我认为这是一种捍卫已有利益阶层的隐性做法。很显然,已有的政府干部阶层在过去的数十年间是一个获利巨大的利益团体,在公民民主权利意识日益增强的情况下,已出现对当前政府的不满,如此下去,民众思想的变化会演变成实质的反政府行动,近年来的埃及便是例子。若要反腐,学生认为在当前大陆的政治体制下出台相关法律是杯水车薪。腐败的根源是人性的贪婪,贪婪需要约束,所以欧美大多数国家以平衡与制约的理念构建政治体制,权力得到了监督与制约。反观大陆,在中国共产党的执政下,虽说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实则党国一体,并无外界的监督与制约,中纪委的存在,说白了就是自己监督自己。

  2. 学生认为现在政府的出路只有一条,改变政治体制,还政于民。这种改革会遇到来自旧势力的阻碍,在国强民弱的大陆旧势力尤其强大,改革成功希望不大,但是若不如此,便是死路一条。20世纪初晚清政府的制宪运动,20世纪80代到90年代初苏联的戈尔巴乔夫改革均是存亡之际的一搏,都因触动了已有利益阶层的利益或之前的政治体制而以失败告终,但是之后社会都有很大的进步,前者结束了中国长达两千多年的封建专制,后者客观上促进了苏联解体后的原加盟国的社会经济发展。如果当局走这条路,改革成功的话是一场“光荣革命”,改革失败的话是国家动乱后新政权的重组。无论成败与否,社会都会获得进步,显然改革成功付出的代价要更小一点。对于持赞成态度的同学,基本是出于现状的考虑或维稳的需要,我认为这是因为他们认为中共政权的唯一合法性所造成的,同时忽视了或不认同人权高于主权的事实。

  3. 由于字数的限制只好分两条评论,第三条评论是第一段,第二条评论是第二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