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指导学生写出的《读〈三国演义〉札记》


读《三国演义》札记


江西省上饶中学高一(2)班 徐紫彤




阅讫前十回,发现《三国演义》与《红楼梦》的大不同。《三国演义》中鲜有写景语句,即使有,也是简洁之至,如“是夜月白风清”等,绝无赘笔。但其中对人物的描写却是不厌其烦,反复加以渲染,如对关羽的描写:其人身长九尺,髯长二尺,丹凤眼,卧蚕眉,面如重枣,声如巨钟。第一回的出场与第五回的“温洒斩华雄”的再出场,都极力铺陈关羽的外貌不俗,以衬托其忠勇的特点。


《三国演义》的作者并不是不擅长写景,之所以写景文字寥寥无几,或许与《三国演义》是由罗贯中根据口头文学再创作有关。说书艺人多诉诸听众的听觉,故不重视景物的描摹。罗贯中其实很能状景。第三十七回几句写景的文字就很不俗——“山不高而秀雅,水不深而澄清,地不广而平坦,林不大而茂盛,猿鹤相亲,松篁交翠,观之不已……时值隆冬,天气严寒,彤云密布。行无数里,忽然朔风凛凛,瑞雪霏霏,山如玉簇,林似银妆。”前一段景物描写,烘托出了高卧隆中的孔明的隐士形象,后者不增加了诸葛亮的神秘感。





陶恭祖三让徐州有点假!历史记载,陶谦其人,寡德鲜仁,任道背情,刑政失和,良善多被其害。可见《三国演义》中为了写刘备之仁,是对陶谦进行了失格离谱的丑化的。





    


刘备娶麋夫人、孙夫人,起初皆为政治目的。此类政治联姻,通过结亲来援附,以求利益相济。诸如历史上的文成公主入藏、王昭君出塞等和亲之事更是典型的政治联姻。然而刘备娶孙夫人之后,一度沉迷于声色,与其子刘禅后来的“乐不思蜀”并无大异。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老夫娶少妻,骨头就容易酥。当今之世,因这“一树梨花压海棠”的风流韵事惹出来的财产纠纷实在不少。这世间只为两心相契相知,不因权势金钱学位相貌的结合,还有吗?




  关羽“刮骨疗毒”,是一段千古美谈。此段注重语言、动作、场景描写,兼以侧面描写,突出了关羽的坚毅勇敢。数千年后,又有一位姓刘名伯承的将军,因开刀不打麻药还能算出割了多少刀而被人誉为“军神”。历史就是这么具有戏剧性!





  孔明的悲剧究竟是由“所得非时”还是“所得非主”造成的?撇去个人性格的因素不谈,我认为应该是“所得非主”。刘备其人,虽是三顾茅庐求来了孔明,却并没有委以他才能相匹配的官职。孔明官职虽低,需要处理的事务却是最多的。刘备知才善任一点不及孙曹。妇人之仁,多次坐失良机。勇气胆识亦不及曹操。再加上一个不配合的结拜兄弟关羽,一个不成器的后主刘禅,孔明算是摊上个难背的大包袱了。相反,三国时期,天下大乱,局势动荡,朝夕可异,正是孔明大显身手的好时机,奈何“所得非主”。







《我指导学生写出的《读〈三国演义〉札记》》有3个想法

  1. 魏老师可以建议学生在读《三国演义》时配合黎东方先生的《细说三国》,同时关注裴松之的《三国志注》,这样对于历史才会有一个全面的认识,而非偏执于一点。

  2. 徐老师的建议很好!我的学生正是读了我推荐的李国文先生评三国演义及毛伦毛宗岗父子评三国演义及《三国志》,才写有这样的札记的。黎东方先生的《细说三国》,我自己倒还没有看,得闲我会关注的。谢谢徐老师!

  3. 学生认为这篇文章由于缺乏对人性的了解和对历史的全面认识的局限性,没有实际意义。这两点正是当前中学生普遍缺乏的。

发表评论